技术堪比数控机床 误差控制在头发丝的二分之一 车工单永久全凭“手上功夫”

Home / 技术堪比数控机床 误差控制在头发丝的二分之一 车工单永久全凭“手上功夫” - 2017年10月27日 , by cncgz

技术堪比数控机床 误差控制在头发丝的二分之一

策划/孟嘉多 文/记者侯文杰 摄影/记者董献博

以毫米为单位测量,甚至可以控制在0.05毫米,相当于人头发丝的二分之一左右,这无异于在钢丝绳上跳芭蕾,不仅需要天赋,更要有老到的经验……

拿到图纸,准备好量具、刀具,检查好所有加油孔并润滑,辽宁华兴机电有限公司车工单永久站到车床面前,摇起手柄,尖锐而又轻快的声音响起……

1988年,单永久进入国营六四一厂做了车工,从零基础的车工学徒学起,用30年成长为高级车工,成为掌握多项绝活的“车工状元”。

30年没出过废品 精髓在于“琢磨”

“单师傅干了30年的车工,没出过废品!”在单永久看来,大家的这句评价是对他最大的褒奖。

测量、磨刀,车工在很多时候都是日复一日地重复工作。每天都跟冷冰冰的钢铁打交道,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门技艺显得枯燥。但是在单永久看来却并非如此:全厂的量具都在自己的车间诞生,原材料在他手里经过精细的处理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零件,这是光荣,“严丝合缝”,是技术工人的真正荣誉。

“我就奇怪了,看起来那么复杂的零件,在你的手里咋就轻而易举地加工完成了呢,而且还能符合产品图的各项要求,神了!”刚入厂的年轻学徒捧着单永久加工出来的异型零件念叨着。

常年与铁疙瘩打交道,车工的工作看上去很粗糙,其实必须粗中有细。车工习惯把尺度单位称作“丝”,把1毫米分成100丝,差了几个丝,一个工件就要作废。而工厂不比学校,没有一遍一遍实习的机会,在下刀之前,单永久就是靠“琢磨”:这块料是什么材质,膨胀系数是多少,怎么下刀,给下一步精加工留出多少余缝……脑到,手到,一刀成型。

一次,单永久所在车间接到了一个“烫手”的任务——加工一种四爪卡盘。普通卡盘是三爪,直接定中心,以单永久的技术,分分钟搞定。可是多了一个“爪”,难度系数翻了几倍。

“四爪得上弯板,找中心,这玩意可费劲了,矫正可是车工最难的,不出活儿,干得你腻歪心烦的,干不了!”工友们纷纷打起了退堂鼓。

“别,先琢磨琢磨。”单永久接过图纸,猫在车间的一角,不吱声了。

大半天,单永久没动工。

下午,大伙听到车床响了,单永久站在了车床边。

并不像以往的一气呵成,车床时响时停,不少人围了过来,“这边卡住了!好!哎……那边到底没矫正!”工友们也跟着使劲,5分钟、10分钟、半小时……逐渐围上来的人又散开了。

“成了!”一个小时以后,单永久把完全符合产品图要求的卡盘拿到手里,笑了,“琢磨明白就好了!”

刀好 活儿就不会差

刀是车工的灵魂,行内说,车工是“三分操作,七分刀”。

所有的技术含量都反映在刀技上,不同的刀具体现了一个车工对材料的把控。同样的工艺条件、材料要求,车刀磨好了,干起活来得心应手。单永久的刀好,别人车上两三刀还不行,他一刀下去就解决问题。

就像狙击手都有自己得心应手的枪,性能如何,只有自己知道。单永久也珍藏着一个“宝贝”盒子,里面装着百余把各式各样的刀具。“这就是我们车工吃饭的‘家伙’。”

R形刀、90°偏刀、30°偏刀……箱子里上百把刀具,都是单永久自己磨的,“一般人上手不得劲,但我用着舒服。”单永久笑道。根据不同工件的材质、参数,选好刀、用好刀,自己做的刀最得心应手,材料一挨刀,马上知道料咋样。

“这料好!”一次,高速运转中的车床在车不锈钢时,一个碎屑崩到了单永久的眼角,“从温度上就知道这料的铬含量高、硬度强,我刀没崩,说明刀好!”单永久光顾着觉得刀好,却忘了自己眼睛多危险!第二天,顶着眼角的大水泡,他还一个劲儿地夸刀呢!

“车工就玩‘一把刀’,刀好,活儿就不会差。”这句老师傅们传下来的话,单永久一直记在心里。这也是单永久能成为“车工状元”的独门秘籍。

精准度堪比数控机床

高级手工技工够牛

2015年10月,市总工会组织的第二届“状元杯”职工职业技能大赛,单永久报名了。

图纸到手,是螺丝螺母的三件套,误差在0.01毫米——0.02毫米之间,精准度要求与数控机床无二,限时4小时。

把自己的“宝贝”盒子装齐,按使用顺序摆好,是30多年来单永久养成的工作习惯。不紧不慢,还是先琢磨。“毕竟是比赛,咱得认真对待,但是平心而论,这个难度系数,不大。”

铃响手落,单永久加工的零件公差最小,无可非议地获得车工组第一名,并被市总工会授予“车工状元”荣誉称号。而在他看来,这个比赛的意义不只是荣誉。单永久在技校车工班有30名同学,如今在该厂一线的仅剩4人。十几年前,有企业找过他,开出的“价码”比他每个月工资加奖金多出好几倍。但是,现在这个行业逐渐被代替。“现在愿意进工厂当工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,这比赛让大家都知道知道,原来手工技术工人到了高级也挺牛。”

车工这门最传统的工种,既有着相对原始的“笨拙”,又有着数控、智能怎么精准也达不到的“灵性”。“做了30年,还会继续做,有些难活儿机器还是做不到,还得靠手来做。”尽管心里有着担忧,但单永久依然相信明天会越来越好。

技术堪比数控机床 误差控制在头发丝的二分之一 车工单永久全凭“手上功夫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